Rowan

For man is a giddy thing...

|Logan|

第一战时他们意气风发,整个世界都在他们脚下。他们曾是一个家,一个他们很多人都没有拥有过的家。现在老万走了,教授走了,连最后一个那个原以为会永远年轻的X战警也走了。他甚至没有一块像样的墓碑,墓头那个用树枝摆起的X是他和他们留下的唯一的记号。逆转未来后,他们的结局真的有变好吗?要是老万还在,他怎么会允许让任何人碰他的Charles。

童话里最真实的不是公主和王子,
而是那七个各不相同的小矮人和一群不想长大的孩子。

|楠鱼面馆|

渔翁走进拐角处的面馆,
“一碗楠鱼面!”他对那似乎无人的柜台喊道。
“不好意思,今天没有楠鱼。”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那高起的柜台后懒洋洋地传出。
渔翁无奈地笑了笑, 将身后背着的箩筐放下, 熟练地从里面翻出一个油纸袋。
“喏,慢慢做,我今天不赶时间。”说着就把纸袋往柜台上一搁,转身去店里找位置了。
柜台后的椅子在地板上发出了挪动的声音。
今天店里很空,除了最里面的角落有一位不易辨识的轮廓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小小的店铺异常地冷清。也是,这炎炎夏日,现在正是大家午睡的时间,哪会有人再出来吃饭。
渔翁感到脚边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得他痒痒,低头一看,果然是那只经常在店里出没的小猫。说起这只猫也挺奇怪,纯白色的身上没有一丝杂毛,也就尾巴上有那么三根极不引人注意的黑毛。渔翁思考过好久这到底是什么品种,最终也没得出个所以然来。问店主,那老人也不知道。
这猫性格也怪,基本没人逗得了他。一般猫还来施舍你一下趴你脖子上当个围脖什么的,这小东西是他看你不顺眼你连走都别想走近。可他对这渔翁倒还挺宽容,甚至允许他挠挠脖子之类的。
渔翁走到那木窗旁的小桌子旁,这是他最习惯坐的位置。倒也不完全是因为它靠窗,在这种燥热的天气能被洒到几撮阳光却又因为窗边那棵古树而享受到大部分的阴凉的确是一种奢侈,但更因为这桌子旁的椅子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被设计成了树干的样子,那高高的底座有多余的三四根伸出的“枝丫”,使得那小猫很容易绕着它蹿上蹿下,渔翁也好有个伴。
“久等了,楠鱼面。”
渔翁刚坐下没多久,一碗缀着几根萝卜丝的盘装面由那鬓角灰白的老店主端到了他面前。
“这是……?”渔翁有些不解地看着面前这碗冷面。
“哦,天气太热。新出的冷面。东西是一样的。”店主抬头眯着眼看了看窗外,似乎那被巨树遮住的骄阳时刻会完全渗进来似的。
待店主转身走了,柜台后又传来了椅子挪动和报纸被展开的窸窣声,可这边的渔翁却还举着筷子对这面前这碗面不知从何处下口。说实话,他是一个讨厌改变的人,他甚至有那么一丝失望和愠怒他没有吃到他期待中的热楠鱼汤面,而是盼来了这一盘对他来讲有些可悲的冷面。他似乎不是很相信这冷面能和他习惯的汤面一样令人惊艳。
不知何时,那只机灵的小东西已经窜上了渔翁对面的座位,又顺便踏上了那面积不大的木桌,像位淑女似地盘在了渔翁面前,摇动的尾巴似乎在催促他赶紧下口。
可渔翁似乎还是没有准备开动的迹象。
小猫等得不耐烦了。他伸出一只胖乎乎的小肉掌,伸到渔翁那微皱的眉头前摇了摇,意示着它想要什么。渔翁抬头一看,只见那他巴掌大小的家伙正用一种“你真没用”的眼神看着他,顺便不屑地喵了一声。
渔翁笑着“切”了一声,摆摆手说:“你愿意你吃。” 说着便从盘子里挑出一块楠鱼扔给了他眼前的小东西。 只见那小白猫慢条斯理地举起了眼前的食物,一口一口地嚼完了掌中的美味,还嘲笑般地对着他对面的大个子抹抹嘴以示满足。
渔翁见罢,也只能托着头止不住地笑道:“行,你真厉害!”说着也俯下身去夹起一大口面,哧溜哧溜地吃了下去。还别说,这冷面比起那热汤面多了一份清爽和可口,在这炎夏还真是前者比后者来的喜人,重点是,它们绝对是同等地好吃。
等渔翁狼吞虎咽地解决完一整盘冷面,时间也已不早。他起身准备离去,抬头见那一直坐在他对面的小猫也已早他一步轻轻跃下那对于他绝对过于高大的桌子,不发出一丝声响。渔翁背起箩筐想转身与那陪伴了他一下午的小家伙告个别,却只见一个高翘着尾巴的背影,傲娇地在向阴影中走去,高仰着的头分明在说着:“愚蠢的人类,我才不稀罕你摸摸我的头说再见呢。”
渔翁也就只能像对着个孩子般无奈地笑道:“哎,真是受不了你。” 便转身离去。他没有发现那小身影在走了没几步后就悄悄转过头,看着渔翁那没有回头的背影有些不悦地垂下了尾巴,甩了甩头似乎在模仿着什么。但很快,他便又跃进了阴影之中。

两个月后,河水退潮,又巧遇百年一遇的干旱,在之后的一整年,这个靠河货为生的小村,再也没有吃到过新鲜的鱼虾。

“不好意思,今天没有楠鱼。什么鱼都没有。” 柜台后的老者听到从门口踏进店的脚步声,先一步说道。
“我知道,我也吃不起楠鱼了。有吃的吗,什么都可以的。”一个虚弱的熟悉声音从柜台前传来。
老店主抬头一看,果然是他以前的常客渔翁。近一年他几乎没有出现,可想而知干旱让他的日子不是很好过。看着眼前这位曾被论为传奇的蓬头垢面的捕鱼人,老店主几乎肯定的猜测得到了证实。
“哦,是你啊。好久不见。”老板一反常态竟说了两句客套话。倒是渔翁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
“去坐吧,位置帮你留好了,我去帮你做面。”老板向那窗边的位置点了点头,似乎并没有理会店铺里空空荡荡的其它部分。
劳累不堪的渔翁也再没有精力管这么多了。他拖着沉重的步子挪到窗户旁,窗外的阳光不知为何比他不知多久以前同样在这里看到的刺眼太多,甚至还带着一丝毒气。
“久等了,楠鱼面。”
这渔翁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却又从未感到如此陌生的句子让他立刻回过了神。他机械似地转头,在他面前,好端端地摆着一盘缀着一个模样的萝卜丝的冷面。而他清楚地看到,那面的最上层,满满地铺着一排鲜美的楠鱼。
渔翁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能在粼粼水中准确辨认出一条小鱼的位置的眼睛是如此的不可信。几个小时前,他已决定在在去他最喜欢的面馆吃完最后一碗面后,彻底放弃他依赖了一辈子的捕鱼本领,去另找生路养活家人。他从来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还能在这片大地上看到鱼的影子。
“这…这…你…?”渔翁抬头看着他眼前的老板,已不知该说什么好。
“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我进了厨房才发现它的,还活蹦乱跳的,我不是天才也猜得出这是给谁的了。”店主的表情告诉渔翁他说的是实话。
“不过,我估计……”店主越过渔翁依旧震惊的脸,渐渐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笑容。

在他们身后的阴影处,一团毛茸茸的小白猫正随意地舔着他有些酸痛的爪子,顺便不屑地喵了一声,“不经意”地对上转过头来的渔翁的目光。
“愚蠢的人类,连条鱼都抓不到。自己这么没用,还不快来摸摸我的头。”

再好听的歌也没有文字画出的天好看,能小孔成像的树总会比那滴下的冰激凌高;这天的天气刚刚好,薯条上撒得盐也刚刚好。那个世界的夏天,真的一点也不莫名其妙。